????死了!

????所谓的妖兽就这样死的干干净净,给人以虎头蛇尾的感觉,随着大蛇的死亡,而那青年,亦是没有留下一句话,同样消失在众人视线中。

????直到过去许久,周围数万人缓缓醒悟过来,随之而来的便是如潮般的喧嚣。

????人群中,顾妙善一方的雪公主,欧阳倾城等几女面色皆是流露着复杂之色,因为张扬临行之时,看都未看她们一眼,如同路人般走掉了。

????是他冷漠与无情么?

????或许是,或许不是,或许都有!

????“别想太多了,这件事之后必定会引起动乱,他只是不想连累你们!”顾妙善凝望着张扬离开的方向,轻轻开口。

????两女无声的点了点头,道理她们明白,内心之中既担忧又有些小幽怨。

????“小姨,他是不是很危险?”

????顾妙善苦笑一声,道,“或许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!”

????她其实很想说,对于那个人在四十九界干下的勾当,这点破事简直不值一提,旋即想了想,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????不过相对于这个世界来说,这件事的确足够震撼天下了。

????一夜之间,联邦几乎所有势力,所有组织,哪怕是普通民众,都在谈论着一个名字,张扬!

????他的来历神秘未知,实力诡异至极,行事冷血无情,嗜杀残忍如魔,传来传去,张扬这个名字便成了魔鬼的代名词。

????千叶云一是谁,那是光明议会成员,一言一行都代表着这个世界秩序的源头,更是这个世界的守护组织。

????大智圣僧是谁,那是悬壶济世,经常点化世人,普渡众生的高僧,民间曾经留下一个又一个的传说。

????星云法师是谁,那是神秘萨拉宫伴生活佛转世,整个裁判所的红衣阁老团都是他的弟子。

????詹台上师是谁,那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神灵,经常显化人间,为人类指点迷津,有求必应。

????可就是这个张扬,轰杀了悬空寺的大智圣僧,逼死了萨拉宫的星云法师,暴毙了詹台上师座下神使,公然挑衅光明议会,更是将千叶云一制成了人形墓碑。

????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人们议论的话题!

????第二天清晨六点,悬空寺敲响九次鸣钟。

????悬空寺主持,有着世界第一圣僧之称的大德圣僧,向全世界通告,称张扬乃魔鬼化身,试图毁灭世界,试图毁灭人类,乃是妖魔当世,且召集各方协同除魔卫道。

????首先响应的是萨拉宫,有着活佛转世的星海大法师亦是宣告,张扬乃是恶魔转世,如若不除,世界难安。

????当天上午,联邦最高统治机构,国会会长戈止戈,以及裁判所现任教皇明亮,通过新闻召开联邦有史以来最重大的联合会议。

????会议上宣布,联邦国会的九位成员,裁判所八位红衣大主教皆死在张扬那个恶魔手中,同时,国会,裁判所罗列出张扬这两年来所做的一切罪恶勾当。

????黑暗八少煌之死,光明五星耀暴毙,监察部毁灭……

????当这一切被公布出来之时,全世界一片哗然。

????当天下午,一个名为除妖盟的组织迅速崛起,曾经在百年前有着正义战神称号的刑无翼出任盟主。

????刑无翼邀请天下各路侠义之士,以除魔卫道为己任,坚决除掉恶魔张扬,还天下一个安定的空间。

????同时,联邦国会,裁判所,除妖盟宣布武勋盟是为恶魔张扬的党羽,任何人可以在任何场合之下,对其人员进行格杀!

????一天之间,联邦发生的事令人目不暇接,但无一例外,都与张扬有关,而他的名字已经与毁灭人类,恶魔转世划上了等号。

????张扬不除,人类永无安宁,世界无法和平。

????张扬,亦,恶魔!

????……

????一晃三天而过。

????是夜,星光璀璨。

????京华市第一大道第一街区的广场比往日更加热闹非凡,密密麻麻的寻常人聚集在超大屏幕下方,观看着新闻。

????这些人中,有普通民众,但更多的却是各方颇有势力和名望的高手,大多是受到邀请而来,因为除妖盟今夜将会在这里召开誓师大会。

????对于普通人来说,恶魔张扬的事件流传的虽然很疯狂,但距离他们都很遥远,相对来说,这只是一个议论的话题,以及值得关注的新闻。

????但是对于那些高手来说,里面参杂大多也是利益关系,真正有除魔卫道决心的,不说没有吧,但绝对屈指可数。

????什么恶魔张扬,什么人类毁灭,什么世界灾难,神马都是浮云,名利才是关键。

????此时,两位女子静静地端坐在供路人休息的椅子上,微微扬着头看着大屏幕上面的新闻,两人的表情各不相同。

????其中一位女子身穿一件蓝色的长裙,长裙及膝,脚踏齐膝皮靴,她的容颜谈不上绝世,却显得尤为妖冶,不是妩媚的妖艳,而是端庄的妖冶。

????尤其是她一双蓝色眸子,偶尔会闪现出一抹与众不同的光芒。

????她看到里面列出张扬的诸多罪状时,脸颊上浮现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,随即,她看向对面一位靓丽少女闷闷不乐的表情,微微一笑,询问。

????“蓝云,你怎么啦?”

????少女正是曾经的军中三耀之一,蓝云!

????蓝云的表情微微有些复杂,闻言后,小心翼翼的说道,“女王大人,您真的是刚从四十九界回来么?那……我们什么时候离开啊!”

????蓝云乃是蓝血人,被她称为女王,自然是蓝血人的蓝色女王,蓝倩!

????“唔,本想明天就走的,可是看到那个张扬的家伙似乎很有意思,我决定见见那个家伙。”

????“啊?”蓝云的俏脸微微一变,道,“你要见那个恶魔?”

????“呵呵呵呵!”

????蓝倩瞟了一眼蓝云,道,“你是不是见过那个家伙?”

????“我……”蓝云闷闷不乐的点了点头,又道,“我见过那个家伙施展过众生之手,您不是曾经告诫过我么,如若见到时,一定有多远跑多远……”

????闻言,蓝倩的一双蓝色眸子微微一亮,随即说道,“看来我猜的不错,那家伙可能是我的一位故人,呵呵呵呵呵……”

????说着,蓝倩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笑声。

????“故人?”

????蓝云面色惊讶,道,“女王大人,您怎能可能认识那张扬呢?”

????“呵呵……”蓝倩又是一声轻笑,笑声莫名其妙,原本白净的脸颊微微浮现一抹红晕,很快消失。

????“女王大人,您一定认错了吧,那张扬也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,您怎么可能认识他。”

????蓝云顿了顿,又道,“而且那家伙简直胆大包天,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在找他,杀了国会和裁判所的人也就算了,竟然连光明议会,悬空寺,萨拉宫以及詹台璇的神使都杀掉了,他……简直就是恶魔!”

????“呵呵!”蓝倩摇摇头,不语。

????“女王大人,詹台上师是不是神灵?”

????“这个世界没有神灵。”

????“那女王大人和詹台上师谁厉害?”

????“打过才知道,不过她的三大神通很厉害,虽然不想承认,但不得不说,我只有两成胜算。”

????说着,蓝倩不由脸颊一热,为了接近那个家伙,自己改变相貌,封闭记忆,变成一个普通人,谁知道阴差阳错,真的变成了他的女人……

????“女王大人,听说詹台上师要降临这个世界,我们要不要留下来?”

????“不了,在那个表子出现以前,我们得回去,然后我带领大家还是回四十九界吧,我没有把握啊,不然的话,我怎么可能会输呢……”

????听到四十九界,蓝云心中既是向往又有些担忧,因为她曾经听女王大人说起过,在四十九界人族的地位非常低微。

????“女王大人,四十九界人族的地位真那么糟糕么?”

????“确实是这样。”

????蓝倩幽幽说道,“四十九界是无数世界的最终空间,在那里聚集着地位秩序链中的很多高等种族,有巨人,丽人,精灵,恶魔,天使,天人族,地人族……”

????顿了顿,又道,“那里百族林立,人族的数量虽然是最多的,只不过地位却非常糟糕,经常被压迫。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因为地位秩序链,而人族位于秩序链的末端。”

????“地位秩序链?这是什么?”

????“那是一个种族的天赋和潜力所决定的走向,也是诸神制定的规则,也是四十九界的规则,以后你会是知道的。”

????“难道就没有一个打破规则的么?”

????“有,不多,其中以三仙,五皇,七帝,九王最为特殊。”

????“仙,皇,帝,王?”

????蓝倩点点头,过了许久才说道,“是啊,这二十四人在四十九界的诸多种族中算是比较特殊的人族,他们每个人的修为都极为强悍,自出现以来皆是挑战四十九界的规则。”

????她的目光流露出回忆之色,又道,“不过,他们也只能游走在暗处,这二十四人中也只有九王中的霸王与五皇中的人皇混的比较好,称霸一方,甚至得到丽人族,天使族的承认与尊重。”

????说到此处,蓝倩颇为怪异的笑着重复自嘲了一句,“承认与尊重?呵呵呵呵!”

????“那……女王大人,您是不是九王中的其中一位?”

????蓝倩溺爱的瞟了一眼蓝倩,笑了笑,正欲说话,忽然,她的一双蓝色眸子不经意的一闪,猛然扭头望去,而蓝云也循着望去看了过去。

????广场外面缓缓走来一位青年,身着大众装,相貌普通,属于那种丢入人海就找不见的类型,可看到此人,两人皆愣住了,蓝云更是脱口惊呼。

????“是他,张扬!”

????似乎感觉到被凝望,那青年也将目光随意瞟了过来。

????然而,当他看到蓝云对面的蓝色女王时,向来古井无波的眸子终于变了,就连表情都变得惊呆错愕。

????随即,他做出一个令蓝云呆滞的动作。

????他……转身就走!

????“既然来了,何必匆匆而走,我们怎么说也算是故人,我……有那么让你害怕么?”

????闻言。

????原本离开的张扬顿住身体,微微犹豫一下,还是转过身缓步走来,而看到这一幕的蓝云,则是呆呆的张合着小嘴,满是不可思议的望着女王大人。

????天呐!

????他们真的认识!

????如若只是认识也罢了,可让蓝云惊呆的是,这个留给自己印象非常深刻的家伙,这个被刻画成恶魔的家伙,竟然在害怕女王大人

章节目录

校花的极品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小说看看网只为原作者风停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停雨并收藏校花的极品高手最新章节